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二四六天天好彩码报 > 黄丹仪 >

黄丹仪的黄丹仪音乐世家出才女

归档日期:06-0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黄丹仪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大家到卡拉OK 唱歌时,总有机会唱过黄丹仪 (Dennie) 的作品 —— 《欢乐今宵》《眼前一亮》《再见露丝玛莉》《花火》《借过》等 …… 多年来 Dennie 为一班本地流行歌手创作了不少耳熟能详的歌,甚至广告歌,电影配乐,电子游戏机的背景音乐. 原来,她的音乐一直陪伴大家。

  丹仪出生自音乐世家,自懂性以来便在音乐中成长,其父 (黄玉麟) 是 50 至 70 年代香港著名音乐创作人,当年一曲《一水隔天涯》至今仍深入民心,任白的《李后主》电影音乐亦是其创作代表作. 丹仪就在父亲的影响下,不但爱上音乐,更选择以创作音乐为职业.

  究竟她入行有多久? 她说大概都忘记了,因小时候已被身边的世叔伯,例如顾家煇,黄沾等找她唱广告歌和做和音等工作. 她亦曾参与罗文和张国荣演唱会中的和音工作,大赞两位前辈音乐造诣非凡,而且对后辈亦非常照顾.

  由于 Dennie 对日本偏爱,因此毕业后便到日本的东京尚美大学修读音乐. 她坦言日本的音乐训练比香港的更为全面,很多有心学音乐的日本人,从小学便接受正规音乐训练,因此在日本 4 年的音乐训练令她对音乐分析及结构有更深了解.

  毕业后,Dennie到日本世嘉电视游戏公司工作一段时间,便回港正式成为音乐创作人。所谓虎父无犬女,她的作品就如其父的作品一样,大部分都成为流行金曲. 对于自己的作品,她认为未必每首歌都会流行,但不代表它们不是好歌. 她承认创作流行歌一定有妥协的时候,因为始终要迎合听众的口味.

  至今,Dennie已有不少代表作,但对于音乐才女称呼,她说不敢当,毕竟香港有不少有才华的音乐人. 对于自己的成就,她谦称父亲和前辈们都居功不少.

  传统内歛的父女感情,关心的说话不易宣之于口,两代关爱之情总是默默反映在生活细节上。作曲人黄丹仪与音乐家父亲靠着音乐,维系父女感情。

  香港的亲人只有爸爸和我,自从妈妈过身,哥哥去了外国定居后,爸爸和我两个人便一起生活,我们都是对方的生活支柱,一齐生活理所当然。

  我估不到原来我会有homesick,在日本时我很挂住屋企,挂到常常发恶梦。我这个人很独立,独自生活过后才知自己重视家人。

  传统的父女关系。不过由于母亲不在,所以我们和一般父女有点不同,大家都多了一个身分。他,母兼父职;我,女兼妻职。他最关心我的健康,常提醒我不要夜目训,小心避开二手烟。我则为他打点生活一切,他是一个艺术家,不拘泥于小节,不会费神安排生活。他去旅行,去外国听音乐,我便替他执行李。他的衣服和日用品都由我替他买,我用的护肤品Philosophy,他一齐用。

  音乐是我们的共同话题,我不知其他父女谈什么,但我们经常谈音乐,而且谈得很深入。爸爸虽然77岁,但他对音乐的兴趣非常广泛,不论中西乐或流行曲都会听。早前为Twins的演唱会制作音乐,把Twins的碟拿回家,他便听,然后和我分享。我不及他,我仍不爱听粤曲。

  最初入行时,很多人都会因为他而认识我,但很快就改变了。在这行工作,关系是有点帮助,可是还要讲个人能力。最记得在我初入行时,有次我作了首歌,他觉得歌词和我的曲不配合,亲自打电话到唱片公司找高层投诉。他对音乐很执著,他觉得一首歌的曲词配合跟结婚一样,是一生一世的。如果不配,这段婚姻会成为永远的遗憾。我知道他这样做是紧张我,怕我因为是新人不敢出声,但事情不是他所想那样。那件事真的令我很尴尬,我只好向他解释,现在的音乐圈是这样的了,他要明白。

  他会批评,他会话这首歌的音太高,听来不顺耳,我便告诉他,高音是要给歌手发挥,显实力。他是传统的爸爸,在我面前只有弹,没有赞。不过,有很多次他的朋友都对我说「你爸爸赞你的歌好听」,我便知道他是欣赏的。现在我每次做演唱会,他都会来听,不论坐在第一行或者山顶。

  以前觉得不了解,现在大了好似了解多了。我的性格像他,率直、性急,设身处地从他的角度想便会知他在想什么。

  在房门贴张纸提我吃东西。把歌词圈起来,指出平仄不对。还有,他常逼我吃他的健康食物,最经典是金宝汤煲杞子,说我常用电脑需要多吃杞子补眼。他的行为有时令我啼笑皆非,不过很warm。

  这个问题,我是有点内疚的。我们一齐住,却没有太多时间见面。有时夜深返到屋企,见他未睡会倾倾今日发生的事。他去了外地听音乐会,我会帮他录他最爱看的NBA。我想多陪他吃饭,现在仍只是一个月一次。幸好他有很多音乐节目,常常听音乐会,做音乐比赛评判,不算寂寞。最近我也和他听了一场演奏会。

  没有,我们的音乐喜好不同。我们的音乐器材各自放在房中,他对我用G4电脑造音乐最感兴趣。我们唯一一次音乐上的合作是《欢乐今宵》,我作曲时希望其中一段用弦乐演奏,指挥是他的专长,我的信心不大,就情商他来协助。

  老实说,我对家(family)的意识很薄弱,在香港没有什么亲戚,爸爸是艺术家,对生活不执著,不重视节日,新年不会拜年,连利是他都已经很多年没给过我。对我来说,我的家只有他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petrablahova.com/huangdanyi/18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