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二四六天天好彩码报 > 冷漠 >

解放军合成营配啥防空导弹?连冷漠的它都不放过

归档日期:06-12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冷漠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最近在《军事报道》等官方传媒节目中,占据头条位置的北部战区陆军78集团军某合成旅一营,大家一看便知,是个以“装甲猛士”为主要装备的高机动(也就是轻型)合成步兵营。作为改革强军的先锋,从传统摩步转型超轻机步,必然是有两把刷子的——“猛士”这个东西,山猫已经讲过,咱在这儿就不多说了。

  作为展示军改后新质战斗力成长的一部分,围绕这支典型部队的报道,自然请来了很多军地媒体;所以报道量那是相当的大,图片资料啥的也一点不缺。

  偶尔也有些尬码之处,比如图中12.7mm重机枪的枪机部分打得这个模糊就十分。。。。。。

  当然,公开与自信还是主流,比如你看这个显示面板,落到特务手里那不就泄密了么

  比如这几天曝光的画面中,从该营的反坦克型“装甲猛士”、到单兵配备的各种型号的夜视仪乃至刺刀挂的位置等等等等,都让军迷们在微博和论坛上讨论得很开心。相比某些兄弟部队在转型中,还要接装些并不完全符合信息化要求的机械化装备;起步就是信息化的他们,至少在这方面是幸运的。

  承担轻型合成营的战法摸索任务,不仅仅是要把“猛士”这个高机动底盘玩出花样来,各种配套火力那也都得样样精通。所以在这个营的火力连里,除了大家比较熟悉的82mm速射迫击炮(仿制前苏联“矢车菊”速射迫击炮)之外,他们还把配发的防空武器——前卫-2型便携式防空导弹“开发”出了新特长。

  比起近年来因在中东地区的一系列战绩而名气更大的“上海宝贝”——红缨-6(外贸型号就是飞弩-6),更早露面的前卫-2虽然无论是自用和外销规模都不小,但难免给人一种“明日黄花”的感觉。

  所以我们在历届珠海航展上,都能看到沈阳119厂(航天新乐)不断推出前卫-12、前卫-18、前卫-19等等层出不穷的新一代产品,前卫-2自然也应该会随着生产持续而一改再改。虽然咱们除了出口型前卫-2的说明书之外,搞不到任何更详细的资料了,不过该营对“新型防空导弹”的展示却生出玄机。

  军事报道里的前卫-2训练教具,发射机构上写着QFXJ,意为“前卫导弹发射训练教具”

  既然两种教具都用了前卫-2的,所以该营装备的“新型防空导弹”跟前卫-2估计也差不太多,所以咱们姑且把实弹称之为前卫-2改进型。那么这种前卫-2改进型,究竟改在何处呢?

  打巡航导弹是红缨-5时代就有的项目,估计很多老军迷都记得当年上海民兵靠红缨-5和双37高炮对抗战斧导弹的战法,虽然现在的空情传达和射击窗口都大大提升,但也不算新。倒是有一篇文字报道,写了个不得了的东西:

  预定课目射击顺利完成后,一营主动要求增加难度:靶机超低空飞行,每次再投掷多枚红外诱饵弹……

  厂家的工程师一听就乐了:“导弹定型试验时条件也没有这么苛刻,能打上吗?”有人善意提醒:“规定动作做完了见好就收吧!”

  “总要有人第一个打!”一营官兵坚持要打,最终准确命中,导弹的战斗力“阈值”被刷新。

  两年后,还是在这片草原,当得知射击目标是航弹时,在场的上级首长、科研专家、工厂人员心里都不禁“咯噔”一下:“国内还没有这类导弹打航弹的记录,国外也仅有几次尝试。”

  “总要有人第一个打!”一营官兵还是那句话。射手张智豪占领发射阵地,跟踪、瞄准、击发,一气呵成。一枚导弹拖着尾焰直刺苍穹,空中开花,又一项纪录诞生。

  “靶机超低空飞行,每次再投掷多枚红外诱饵弹”——可能会有人联想到前卫-18的卖点——独创的中红外双波段导引头和触发近炸复合引信,使其可以对目标尾喷口和蒙皮两点热源进行扫描,并同时抵抗8枚以上的红外诱饵。那么“射击目标是航弹”又是怎么实现的呢?

  所谓“国外也仅有几次尝试”,俺就想起了俄罗斯“铠甲”-S1的介绍里,也有写“能对抗精确制导武器”(指JDAM),不过俺翻看了“铠甲”-S1的广告后,并没发现有航空炸弹靶。

  为了对抗叙利亚战场上那些带着羽毛球炸弹来捣乱的大疆无人机,“铠甲”S1倒是配备了可以“一坑四弹”的“钉”式低成本微型防空导弹

  讲道理,配备雷达光电的野战防空系统,打击航弹并不算难,毕竟航弹又不会变轨,纯粹是一个成本的问题;比如像红旗-6A这样用于保护大型地导武器的末端防空系统,就肯定没问题。而肩扛弹要打航弹靶,那基本只能靠红外导引头自己搜索锁定,无动力的航弹是否有足够的信号特征,似乎是个难题。

  上图咱们可以很容易看出飞机蒙皮和尾喷口热源的差别,用F-14举例当然是为了控制变量:

  这么一对比咱们可以看出,考虑到气动加热等种种原因,炸弹的外壳也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“凉”——既然前卫-12这样的现代便携式防空导弹已经能跟踪飞机蒙皮热源的红外波段,锁住炸弹也应该问题不大。而要实现打航弹,最难的却还是如何对付炸弹外壳。

  炸弹皮虽说不像炮弹皮那么硬,却也不是很软。杀爆型炸弹的外壳,一般由8~15毫米厚的普通钢或低碳钢组成。以MK84炸弹的战斗部为例,15毫米低碳钢,这可比飞机的铝锂合金蒙皮硬多了。所以如果完全使用高爆战斗部,除非战斗部质量比较大,拦截起来还是很困难的。

  而且精确制导炸弹和飞机、巡航导弹不同,后两者是依赖空气动力外形维持飞行的,所以拦截弹即使战斗部装药有限,只需破坏空气动力外形,就能达到作战效果——运气好的飞机那也没法继续执行任务,巡航导弹则基本肯定没救了。

  但靠惯性飞行的炸弹,即使被“击伤”也只会略微偏离目标,影响精度,仍有可能落入我方防区内。考虑到便携式防空导弹的拦截距离有限,部署范围距离其要保护的目标并不算远,所以被击中后略微失控的炸弹,搞不好还会对地面造成更大的损失。

  想把炸弹引爆,一是破片能穿甲,二是穿甲后还得保持高速,以撞击装药,引发压缩波,进而引爆装药。以空装院的公开论文研究,破片能量应为40千焦级方能有效拦截航空炸弹。咱们熟知的S-75/萨姆-2导弹,破片重约6克,初速1700米/秒,单靠破片想要击穿引爆炸弹基本上是不行的(当然这只是用破片举例,“飞行电线杆”本身自然可以大力出奇迹嘛)。

  咱们一般说能拦迫击炮弹的以色列“铁穹”系统,拦截弹重就有90千克,差不多等于一枚空空导弹。所以弹重11千克,战斗部1.4千克重的前卫-2,要想对航弹实现真正有效的毁伤,单靠大力出奇迹肯定不行的,只能使用新型战斗部提高杀伤能力。

  因此,要实现对航空炸弹尽早尽快彻底的拦截,无论是对壳体红外信号的搜索,还是更适合打击这类目标的引信战斗部配合模式,乃至具备更强定向毁伤效能的新型战斗部都很重要。所以,如果部队打算用便携式防空导弹更有效地打击这类目标的话,还需要厂家对导弹的性能进行更多深入挖潜才行。

  当然,“有什么装备打什么仗”,假如战争明天爆发,使用现有装备抗击对手的空袭是陆军地面防空兵必然的职责。运用机动灵活的战法,充分发挥现有装备的作战潜能,以提高对手空袭打击的成本,降低我方损失,将是从便携式防空导弹射手,到红旗-16B导弹营官兵们必备的胜战使命。

  前卫-2是咱们打小就认识的“新装备”,如果俺没有记错,应该是在98年左右的杂志上就有介绍。在这20年的时间里,“前卫”不断在前进。。。。。。(作者署名:扬基帧察站)

本文链接:http://petrablahova.com/lingmo/332.html